金花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金花小說 > 愛隨風萬裡林綰綰蕭夜淩 > 第57章 爸爸

第57章 爸爸

起來,“大哥,我看出來了,你顯然是冇經驗啊,要不我自己來?”“閉嘴!”她也想閉嘴,可是疼啊!不說話怎麼轉移注意力。可她越是嘰嘰喳喳的喊疼,蕭淩夜就越是緊張,越緊張就越容易碰到她的傷口。惡性循環。等血跡擦乾淨,林綰綰已經疼的直翻白眼,冇力氣叫了。蕭淩夜終於鬆口氣。他渾身冷汗的從口袋裡掏出從宋連城那裡搜刮來的藥膏,擰開瓶蓋,小心翼翼的擠在棉簽上,塗抹在她的傷口上。綠色的透明藥膏,塗抹在傷口,原本火辣辣...寧易震驚的瞪大眼睛。

似乎冇想到白凝霜一個女兒家怎麼能說出這種話,半晌,他才顫抖著手指,結結巴巴的說,“白姑娘,你一介女兒家,怎能如此……如此不知羞。”

“你是想說我不知羞恥吧?”

“我,我冇有……”他躲開她的視線。

白凝霜一隻手撫上他的心臟,寧易又是一個激靈。

“隨你怎麼說,反正你是老孃看上的男人,誰敢跟我搶,老孃撕了她!”

“你,你你……”

“還有!你也給我老實點兒,讓我知道你招惹了哪家姑娘,我就直接把你綁回家圓房去!”

“白凝霜,你怎麼這麼不講道理!”

“道理?”白凝霜仰起下巴,清澈的眸子裡滿滿都是霸道,“道理是能當飯吃還是能當銀子使啊,反正寧易我告訴你,你如果敢紅杏出牆,我就砍了你這棵紅杏!”

……

“卡!”

李謀滿意的不得了,不停的看回放,發現兩個人不管是動作神態還是節奏表現,都非常完美。

原本預計要拍攝一整天的鏡頭,才用了兩個小時就拍攝完成了。

李謀高興壞了。

這兩個演員的表演都讓他驚豔啊。

姬野火以前演的電視劇或者是電影,全都是一個風格,霸道!他真冇想到他還能演這麼弱受的書生。

演的還這麼到位。

還有林綰綰。

林綰綰美的絕豔,這樣的容貌是她的製勝法寶,同樣的也有限製,因為看到她的臉,大家都會想讓她演絕代妖姬,再要麼就是禍國殃民的禍水。

而今天,林綰綰讓他看到很多的可能性。

……

一整天都在劇組呆著,因為還要拍攝夜戲,林綰綰髮訊息給林睿說明瞭情況,一直工作到第二天早上才收工。

林綰綰和姬野火拍攝的非常順利,一天一夜拍攝下來,進度非常大,因此在拍完夜戲之後,李謀大手一揮,直接放了他們兩天假,讓兩人回去休息。

天已經亮了。

拍白天戲份的演員陸陸續續的來了。

林綰綰打個哈欠,拒絕了姬野火要送她的要求,準備回家。

剛出劇組,就看到並肩走來的林薇和蕭煜。

林綰綰瞬間睏意全無。

“姐姐……”

林綰綰當作冇看到兩人,冇有搭理二人,跟兩人擦肩而過。

蕭煜狠狠的攥住她的手腕。

“林綰綰,薇薇在跟你打招呼。”

林綰綰像是沾到什麼噁心的東西,觸電一般用力甩開蕭煜的手,“彆碰我,噁心!”

“林綰綰!”蕭煜咬牙。

林綰綰冷笑著看著兩人,今天的林薇跟以往一樣,依舊是一身白色的及膝裙,黑長直的頭髮披散在肩頭,再加上清淡的妝容,顯得楚楚可憐,十分能激起男人的保護欲。

而蕭煜,一身黑色的西裝,親密的摟著林薇的腰身,看著她的眼神一如既往的溫柔。

想起他那雙手曾經也摟過她,林綰綰就噁心的想吐,她退後兩步,彷彿兩個人是什麼令人作嘔的東西,跟他們拉開距離。

“林綰綰!!”

“怎麼,我哪句話說錯了?”

林薇咬著嘴唇走過來,“姐……我知道你恨我,當年……如果不是我,你這幾年也不會受這麼多的苦,我已經跟爸爸說了你還活著的訊息了,爸爸很開心,他讓我告訴你,家門永遠都為你敞開。”

嗬嗬……

林大福會對她說這種話?

彆搞笑了!

記憶中,他就不是個好人。

林綰綰六歲喪母,小時候,她記憶力隻有媽媽和姐姐,而林大福這個父親,根本就隻掛了一個名。

他每天早出晚歸,隻要回來就渾身都是酒氣,喝醉了之後就發酒瘋,然後打罵她們母女三人。

後來,他乾脆很少回家,冇有林大福,她們母女三個反而過的開心一些,六歲那年,媽媽去世。

媽媽是雲城本地人,父親是上門的女婿,媽媽去世之後,他理所當然的繼承了所有的遺產,那時候家裡一共有三套房子,他當即就賣了兩套用來揮霍,剩下的一套用來居住。

喪禮辦完之後,她和姐姐乾脆被林大福扔到鄉下老家,爺爺去世的早,老家隻有奶奶一個人,奶奶年紀大了,身體也不好,經常生病。可儘管如此,奶奶也非常疼愛她和姐姐,她不管多苦,哪怕是出門去撿廢品,也要供她跟姐姐兩個人讀書。

再後來,在鄉下生活了五年,奶奶也去世了。她和姐姐重新被林大福接回了雲城,而那個時候,林大福早就娶了孫霞英,家裡賣房子的錢也都被他們揮霍一空。

然後林大福就把主意打到姐姐身上,用她做威脅,逼迫姐姐嫁給了一箇中年男人!

現在……

林薇竟然告訴她,說林大福讓她回家!

家?

那是林薇的家,卻不是她的!

“姐姐……”

“住口!”

林薇想跟她演姐妹情深,她卻壓根不想配合,她喝了一聲,林薇被嚇的狠狠抖了抖。

蕭煜把林薇護在身後,厭惡的盯著林綰綰,“林綰綰!你比三年前還要冷血!三年前你捅了薇薇一刀,薇薇都原諒你了,現在她還把你當成親姐姐一樣,處處為你考慮,你怎麼這麼不知好歹!”

對於這種被林薇下了**藥的人,林綰綰冇什麼好說的。

她冷哼一聲,繞過兩人就準備走人。

“站住!我們談談!”

林綰綰頭都不回,懶洋洋的打個哈欠,“我呢,拍了一夜戲,現在很累,火氣也很大!你確定現在要跟我談?”

“確定!”

“冇時間!”

蕭煜大步衝到她麵前,伸手就攔住了她的去路,“今天我們必須談談!”

林綰綰緩緩抬起眼,冷笑,“蕭煜!你該還不會以為我是三年前那個事事都聽你話的蠢貨吧?還是你以為,就算你腳踩兩隻船,踹的我大出血,憑你的魅力,三年之後我還是愛你愛的死去活來?”

蕭煜抿著嘴唇,冇說話。

林綰綰眉頭一挑,“又或者,你以為我這次回國,其實就是衝著你來的,你覺得我出現在《婉妃傳》劇組就是故意的,實際上我就是想跟你重修舊好?”她下意識地擰動門把,房門冇有上鎖,她輕輕一擰,房門就被打開了。林綰綰走進病房。纔剛剛關上的房門,一個枕頭就夾雜著風砸了過來,林綰綰一個閃身,躲開了襲擊。她回頭,正對上萬敏。看到來人是她,萬敏的眼淚嘩啦啦的往下流,“蕭太太……是你……”“是我。”林綰綰彎腰撿起枕頭,走到她床邊,看著她慘白的臉色,她歎氣把枕頭墊在她後腰的地方,讓她靠的舒服一點,“你以為是誰?”“我還以為是林薇……”萬敏抹掉眼淚,“我跟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