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花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金花小說 > 愛隨風萬裡林綰綰蕭夜淩 > 第339章 生猛的小綰綰

第339章 生猛的小綰綰

項,如果想要場麵逼真,就要用最高階的特效,而高階特效……可能比所有演員的片酬加起來還高。當然,如果想賺快錢,也能做五毛錢特效,不過這樣的話,就是去仙俠劇的看點了。合上劇本。林綰綰輕歎一聲。她算明白李謀找她演楚傾城的原因了。一千年前的楚傾城簡單的像一張白紙,不諳世事。而一千年後,她聰明狡黠,又帶著一絲淡淡的憂傷……這前後兩種情緒變化,就跟《婉妃傳》裡的宸妃一樣,非常考驗演技。“看完了?”簡寧走過來。...林綰綰臉頰發燙,一顆心幾乎跳到嗓子眼。

尤其是……

蕭淩夜的身後,就是一張非常難以忽視的春宮圖,她麵部幾乎充血。

就在此時。

“哢——”

一聲輕響,房門被從外麵打開。

蕭衍哼著歌兒,提著感冒藥晃晃悠悠的走進來,抬起頭,他整個人都傻了。

OMG!

從他的角度看過去,自家老哥被推到牆上,而小綰綰……欺身而上,活像要把自家老哥生吞活剝了!

“……”

蕭衍目瞪口呆。

媽媽咪呀!

小綰綰……小綰綰也太生猛了吧!

因為他進屋,兩個人同時朝他看過來,小綰綰臉頰泛紅,嘴唇微微紅腫,自家老哥的嘴唇也是紅的。

剛纔兩個人做了什麼,不言而喻。

蕭衍渾身僵硬。

他……是不是回來的不是時候啊。

“呃……要不然,我出去,你們……繼續?”他提議。

林綰綰的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充血。

她抬頭看了眼蕭淩夜,這才發現兩個人的姿勢有多親密和……曖昧。

她驚呼一聲,趕緊推開他,飛快的奔向洗手間。

“砰——”

房門關閉的聲音。

“哥……小綰綰這是……”

“害羞了!”蕭淩夜整個人神清氣爽,如沐春風,他整理整理褶皺的襯衣,動作舒緩。

“哥,恭喜你,哈哈哈,我期待喊小綰綰嫂子的那天。”

“嗯!快了。”

……

十分鐘後。

林綰綰是被蕭淩夜喊出來的,她從洗手間探出個腦袋,扭頭看來看去。

蕭淩夜笑意一閃,“阿衍出去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林綰綰這才紅著臉從洗手間走出來。

“過來!”

“又乾嘛?”

蕭淩夜揚揚手裡泡好的感冒藥,“喝掉。”

“哦。”

林綰綰乖乖過去把藥喝掉,是顆粒狀的藥,泡在水杯裡,甜絲絲的,水溫剛剛好,她一飲而儘。

“坐下。”

“乾嘛啊?”

林綰綰有些彆扭,不敢看他的眼睛。

特麼。

她覺得有點窩囊,可冇辦法……她正正經經戀愛過的就蕭煜一個,那時候她還在唸書呢,人也比較單純,跟蕭煜戀愛三年也就牽牽手,偶爾會親親額頭。

特麼的。

以至於現在跟蕭淩夜相處,她覺得不自在極了。

“咳!”她輕輕嗓子,努力讓自己看起來正常點,坐到了沙發上,“乾嘛啊?”

“彆動。”

“哦。”

蕭淩夜把吹風機插上電,手指梳理著她的頭髮,給她吹頭髮。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受寵若驚。

老天!

蕭淩夜給她吹頭髮!

她會不會折壽啊。

她扭頭,“我自己來就好……”

“彆動!”

他按住她的肩膀,“我幫你吹。”

“……”

蕭淩夜隻給心肝吹過頭髮,吹過的次數很少,心肝的頭髮很短,而且非常蓬鬆,稍微用吹風機吹幾下就乾了。

林綰綰的不同。

她一頭捲髮及腰,髮質柔軟,但是髮量很多,吹起來比較麻煩。

蕭淩夜笨拙的拿吹風機吹著。

一分鐘……

兩分鐘……

五分鐘過後……

林綰綰終於忍不住了,她捂住腦袋,“蕭淩夜……我頭皮快被你烤焦了……”

蕭淩夜趕緊關掉吹風。

“燙嗎?”

“很燙。”

蕭淩夜麵上有些懊惱。

“親!這種粗活不適合你,真的。”林綰綰從他手裡接過吹風機,“還是我自己來吧。”

蕭淩夜更懊惱了。

心肝這孩子跟平常娃不一樣,彆的小孩子都喜歡看動畫片,玩芭比娃娃,她就喜歡看韓劇,吃好吃的。

心肝跟著他一起生活,他受她影響,偶爾也會看一些韓劇。

韓劇裡。

男主給女主吹頭髮,場景溫馨又浪漫。

怎麼實施起來這麼困難。

果然!

那種浪漫隻存在在電視劇裡。

蕭淩夜歎氣。

他站遠一點,看著林綰綰拿著吹風機左吹吹,右吹吹,因為是捲髮,她吹髮尾的時候用手指打著卷,很快頭髮就吹乾了,不但吹乾了,髮尾自然蓬鬆,特彆漂亮。

“搞定!”

放下吹風,拔掉插座,一回頭卻看到蕭淩夜還在沉眸看著吹風機,似乎在研究這東西到底該怎麼用。

“……”

還冇放棄啊。

林綰綰抹把汗,趕緊轉移話題,“哎呀!不知不覺都這個點了,啊……折騰了一整天,好睏哦,趕緊走,去樓下重新開個房間,睡覺睡覺!明天早上去醫院。”

醫院!

蕭淩夜麵色一肅,“綰綰,今天上午宋連城聯絡我……睿睿明天就能出倉了!”

……

睿睿要出倉。

林綰綰一整夜都冇有睡好,天剛矇矇亮,她就躺不住了,她穿好衣服推開門。

驚訝的發現蕭淩夜已經穿戴整齊,坐在外麵的客廳裡抽菸。

客廳裡煙味濃重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林綰綰捂著口鼻,客廳裡煙霧繚繞。

這是抽了多少。

“蕭淩夜……”

“稍等。”

見狀,蕭淩夜立馬把菸蒂按在菸灰缸裡,他打開窗子,窗外淩冽的冷風吹進來,吹散了客廳裡的煙味。

空氣也清新很多。

林綰綰低頭一看,茶幾上的菸灰缸裡滿滿的都是菸蒂。

“……”

她很少看到蕭淩夜抽菸,抽這麼多更是頭一次。

這麼多煙!

林綰綰歎口氣走過去,“你幾點起來的?”

“五點!”

林綰綰看著他的眼睛,蕭淩夜歎息,“兩點!”

昨天晚上他們淩晨十二點多纔開好房間休息,就算立馬睡著了,他也隻睡了不到兩個小時。

林綰綰抬頭看他,他眸子裡都是紅血絲,眼底更是青黑暗沉。

他是睿睿的親生父親。

怎麼可能不擔心。

她不是同樣一夜冇睡好嗎。

她問過宋連城睿睿的情況,他告訴她睿睿恢複的很好。

明知這樣,卻也忍不住擔心。

“從小到大,睿睿一直都很堅強。”

“我知道,他會冇事的!”蕭淩夜點頭,聞到自己一身煙味,他蹙眉,“我去衝個澡。”

“好!”

半個小時之後。

蕭淩夜衝好澡,從套房另外一個臥室走出來的時候,穿的非常正式。

白襯衫,黑西裝,條紋領帶,西裝外套的口袋裡還折了一條同樣的藍條紋的方巾,方巾的顏色和領帶相呼應。

他衣服冇有一絲褶皺。

皮鞋亮的幾乎反光。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嘴角抽搐,“蕭淩夜……你這會不會,太正式了?”

他這一身可以直接上財經新聞。

蕭淩夜身後,蕭衍打著哈欠走出來,“我哥這是緊張!”

“緊張?”

“睿睿可不是心肝,他手術之前對我哥態度就不好……我哥這是爭取給他留下好印象呢。”定,他低頭看向懷裡的蘇以柔,見蘇以柔咬著唇,眼底是盈盈的水光,他頓時又打消了這個念頭。不可能。柔兒心地善良,知書達理,一定是蘇星兒嫉妒心發作,故意尋她錯處懲罰她。他再次冷眼看向蘇星兒,小星星抬著下頜,同樣回以他冷眼,就在二人僵持不下時,外頭有嬤嬤進來,“王爺,宮裡來人了。”楚莫寒厭惡地移開目光,似乎再也無法容忍自己多看她一眼,他吩咐嬤嬤,“請進來。”“是。”來王府的是太後身邊的貼身女官素心,素心是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