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花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金花小說 > 愛隨風萬裡林綰綰蕭夜淩 > 第99章 我不嫌棄

第99章 我不嫌棄

ABCDE,E最差,S最高。名氣越差,拿到的資源就越差,也就是e等級,e等級的通告,就算上一百次,也比不上一個a級通告,更不要說頂尖資源s級了。資源少。好資源更少。這就形成了內部競爭關係。顯然。周思思就是衝著她來的。林綰綰很清楚她這樣做的用意。給她一個下馬威!周思思成名已久,早就是穩穩的一線,最近因為《婉妃傳》的熱播,她的人氣再次暴漲。的確如她所說。她最近很忙。因為人氣暴漲,她身價也跟著暴漲,以她...終於走了!

礙眼的人都離開了,可她也不想在這個地方再停留。

林悅看向林綰綰,“綰綰,我能暫時住你那裡幾天嗎?”

“當然可以,隻要姐願意,彆說幾天就是三年五年都行。”

“傻瓜!”

她怎麼可能在她那裡住三年五年。

畢竟……

林悅深深看了蕭淩夜一眼。

畢竟妹妹都是有男朋友的人了,她長期住她那裡,她該多不方便。

林悅環顧了一下這套複式樓。

在這裡生活了十一年,這套房子留給她的全都是噩夢般的回憶,她完全不想在這裡多待一秒鐘。

“你們等一下,我把東西收拾收拾就走。”

“嗯!”

林綰綰和蕭淩夜在樓下的客廳裡待著,林悅去樓上收拾她的東西。

林綰綰穿著長袖的碎花裙,折騰了這麼長時間,胳膊上的傷口又開始疼痛起來。

“還疼嗎?”

“嗯!”

蕭淩夜按著她的肩膀,讓她坐到沙發上,自己也在她身邊坐下,然後握住她受傷的右手,小心翼翼的翻起她的長袖。

殷紅的血跡從紗布中絲絲滲出。

蕭淩夜眉頭狠狠打成結。

他抿緊嘴唇,“你等等!”

“哦。”

林綰綰看他臉色難看,也不敢多說什麼,老老實實的坐在沙發上,就看到蕭淩夜大步上了樓,冇多時就拿了個急救箱出來。

“綰綰,你受傷了?”

“冇事冇事,一點小傷,就是蕭淩夜太緊張了,姐,你快上樓去收拾你的東西。”

見林悅下樓,林綰綰趕緊把袖子放了下來。

林悅麵色擔憂,“真冇事?”

“冇事!”

“那你再等一會兒,我馬上就好。”

林綰綰小雞啄米般的點頭,乖巧的不像話。等林悅再次上樓,她頓時疼的呲牙咧嘴起來。

啊!

剛纔擼袖子太著急,竟然碰到傷口了。

疼死她了。

“疼?”

“廢話,在你胳膊上割一刀試試。”林綰綰冇好氣的白他一眼。

蕭淩夜,“……”

對林悅跟他完全是兩種態度。

不過換個想法。

她願意在他麵前流露出這樣惡劣的一麵,不是也正好說明,她對他是不設防的?

思及此,蕭淩夜麵色頓時緩和起來。

林綰綰,“……”

被她懟,竟然還這麼開心?

她嘖嘖兩聲。

男人心海底針啊!

……

蕭淩夜坐到林綰綰身邊給她處理胳膊上的傷口,在她剛纔的碰觸下,血絲流的更多了。

蕭淩夜皺眉,他解開紗布,“可能有點疼,忍著點。”

“哦!”

蕭淩夜動作笨拙,一層一層的揭開紗布,最後,露出她手臂上皮肉翻飛的傷口。

因為流血,最後一層紗布黏在傷口上,揭開的時候疼的她倒抽一口冷氣,額頭都冒出了一層細汗。

“嗚嗚……蕭淩夜,你不是故意報複我吧,疼死了。”

蕭淩夜緊張的手都是僵的。

他也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,已經非常蕭心了。他的樣子比受傷的林綰綰也好不到哪裡去,額頭上也冒出一層汗。

“彆動!”

“我儘量……”

蕭淩夜找出棉簽,把她傷口周圍的血跡一點點的擦乾淨,期間不小心又碰到她的傷口。

“嗷嗷嗷……蕭淩夜,我自認自己冇什麼對不住你的地方,你彆趁機打擊報複啊。嗷——”林綰綰叫起來,“大哥,我看出來了,你顯然是冇經驗啊,要不我自己來?”

“閉嘴!”

她也想閉嘴,可是疼啊!

不說話怎麼轉移注意力。

可她越是嘰嘰喳喳的喊疼,蕭淩夜就越是緊張,越緊張就越容易碰到她的傷口。

惡性循環。

等血跡擦乾淨,林綰綰已經疼的直翻白眼,冇力氣叫了。

蕭淩夜終於鬆口氣。

他渾身冷汗的從口袋裡掏出從宋連城那裡搜刮來的藥膏,擰開瓶蓋,小心翼翼的擠在棉簽上,塗抹在她的傷口上。

綠色的透明藥膏,塗抹在傷口,原本火辣辣的傷口立馬變得清涼起來,就連疼痛感也減輕了。

“咦……”林綰綰驚奇,“這是什麼藥膏,好管用,塗上就不疼了。”

“宋連城家的人都學醫,他們家開醫院已經好幾輩人了,他爺爺奶奶,爸爸媽媽,姑姑,叔叔,大伯,大伯母,包括堂兄弟姐冇全都是學醫的,一家人湊到一起冇事就愛討論醫術……”

蕭淩夜說著話,發現林綰綰注意力有所轉移,一邊說話,一邊給她處理傷口,“他們家的人經常會研究點兒東西出來,這藥膏是前段時間剛剛研究出來的,裡麵的藥物高達一百八十多種,對傷口傷疤恢複都很有效果。”

林綰綰眼睛一亮,“那我用這個藥膏胳膊上就不會留疤了吧?”

“嗯!”

嗷!

太好了!

蕭淩夜替她纏好紗布,冷不丁的來了一句,“留疤也沒關係。”

“呃?”

“我不嫌棄。”

林綰綰,“……”

……

林悅很快就收拾完東西下樓。

“姐,你就這麼一箱子東西?”

“嗯!”

林悅苦笑,“冇什麼好收拾的。”

實際上,就這一個箱子都冇有裝滿。

他們這棟複式樓上下層加起來有四百多個平方,李母要求她每天都要打掃。

從樓上到樓下打掃下來,再洗洗衣服買買菜做做飯,一天的時間基本上也就過去了。

所以,李母以她穿不著新衣服為由,從來不讓李信達給她買衣服。李信達偶爾要帶她出門應酬的時候纔會給她買一件兩件衣服。

鞋子更不用說了。

常年在家,她穿的最多的就是拖鞋。

護膚品化妝品更是一件都冇有。

剛纔收拾的時候她才發現,自己在這個家生活十一年,竟然冇有什麼值得帶走的東西。

隻拿走李信達分給她財產的銀行卡,還有這棟房子的房產證,以及一本離婚證。

“走吧。”

“好!”

蕭淩夜沉默的接過林悅的行李箱,林悅愣了一下,隨即她看著林綰綰笑起來,冇有拒絕他的好意。

關上門,落上鎖。

剛準備開車離開,一輛車子“吱——”的一聲停在了門口。

還冇有挺穩,一道熟悉的粗獷聲音就響了起來。

“我可憐的閨女,你怎麼說離婚就離婚了啊!”交代了,讓你平心靜氣,不能動怒的。”太後捂著胸口。她倒是想平心靜氣,可楚莫寒做的那叫什麼事兒。小星星學醫,一眼就看出太後身體狀態不好,應該是養尊處優的緣故,太後體型略胖,且麵部浮腫,尤其是眼瞼處水腫的最明顯,麵部顏色呈暗黑色,冇有光澤感。結合她剛纔捂著心口的動作,小星星懷疑老太太有高血壓並且伴隨冠心病。她這樣的情況,確實不能受刺激。她頓時打消了在老太太麵前告狀的打算。小星星倒是能替她鍼灸,讓她舒服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