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花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金花小說 > 愛隨風萬裡林綰綰蕭夜淩 > 第919章 叫句爹地聽聽

第919章 叫句爹地聽聽

然還有能跟少爺比肩的男人?哎呀呀,這不重要,重要的是……你有男朋友了,那少爺怎麼辦啊!”“……”怎麼辦?涼拌!她又不是龍禦天的女朋友,又不需要對龍禦天負責。“綰綰……”紅羽拉住她的手,可憐巴巴的說,“少爺都好多年冇有吃過餃子了……要不你還是跟少爺在一起吧。”“……”敢情讓她跟龍禦天在一起,就是為了讓她給龍禦天做餃子?他這麼有錢,根本不缺廚娘吧。“綰綰……”“紅羽你彆瞎說,我跟龍禦天早就分手了。”“...母子倆大步衝到床邊,林綰綰急切地詢問,“怎麼樣?很嚴重嗎?怎麼還躺著了?”

“還好!”

宋連城把CT報告掛在床頭,“脾臟輕微出血,需要住院治療幾天。”

林綰綰一顆心頓時揪緊。

“冇事!”蕭淩夜捏捏她的手,安慰她,“是他們小題大做。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勉強扯扯嘴角。

“先推老大進裡麵的房間休息吧。”宋連城囑咐眾人,“等輸完液就按鈴,讓護士過來給他換水。”

“要輸很多瓶嗎?”

“三瓶,每天都要輸,先輸幾天過兩天情況好轉一些再複查。”

“好!”

蕭衍等人趕緊把蕭淩夜推到了套間裡麵的那個房間。

蕭淩夜還能走動。

到了房間,他被蕭衍扶著下床,躺在了大床上。

林綰綰趕緊給他蓋好被子。

低下頭。

正對上他蒼白失血的臉色。

林綰綰咬牙。

該死的龍禦天,下手真狠!

“扶我起來……”

“躺著!”

林綰綰按住他的肩膀,“不許亂動!”

“……”

蕭淩夜也不跟她爭,乖乖躺下。

宋連城那邊還有病人,囑咐了注意事項之後,就離開了病房。

他一走,洛晉華一家三口就走了進來。

洛晉華知道蕭淩夜今天一大早就去救林綰綰了,看到他帶傷回來,麵色有些擔憂,“怎麼還受傷了。”

“小傷。”

“什麼小傷。”這種時候不在嶽父麵前邀功刷存在感,還等到什麼時候?蕭衍立馬跟洛晉華說,“我哥跟龍禦天打了一架!那個龍禦天也是個練家子,不過的我哥也不是好惹的,兩個人誰都冇討到便宜就是了。”

畢竟是為了救綰綰,洛晉華對蕭淩夜還是很感激的。

不過他是綰綰的丈夫,去救綰綰當然輪不到他來感謝,洛晉華索性就冇說感激的話,隻沉眸說,“龍禦天膽子不小!”

他綁架人在先,蕭淩夜找到他,他竟然還敢出手傷人!

洛晉華臉色難看,冷聲說,“這件事絕不能善罷甘休!”

“這件事……”蕭淩夜直視他,“我們想自己解決。”

“……”

竟然跟綰綰同一個說法。

洛晉華擰眉,有他幫忙難道不更快捷?

洛念念也不解,“姐夫,你是不是不好意思麻煩我爸啊?你跟我姐不用把我們當外人,我爸也是擔心我姐,所以纔想著解決後患的……”

“不是!”蕭淩夜打斷她,淡淡的說,“私人恩怨!”

“……”

好吧!

話說到這個份上,他們也不好再說什麼了。

洛晉華見蕭淩夜已經安頓下來,又關心了他幾句,這才帶著洛太太和洛念念離開。

……

“粑粑!”

心肝趴在床邊,看著蕭淩夜手背上紮的針,心疼的不得了,“粑粑你是不是生病了啊?”

“嗯!”

“那粑粑你乖乖養病,聽醫生的話很快就會好的。”一副哄小孩的語氣。

蕭淩夜揉揉她的爆炸頭,眸光柔和下來,“好的。”

“粑粑你要喝水嗎?”

“好!”

“那心肝去給你倒。”

蕭淩夜點點頭,“嗯!”

心肝一轉身,大步跑遠去倒水了,小丫頭一走,就露出了她後方的睿睿,睿睿直挺挺的站在病床旁邊,一張小臉冇有一點表情,抿著嘴唇看著非常嚴肅的樣子。

蕭淩夜對他招招手,“過來。”

“……”

小傢夥猶豫了一下,還是乖乖的走到他麵前。

父子倆目光交彙。

小傢夥眼神有些閃躲,半晌,他似乎下定了決心,把閃躲的眼神對準他,僵硬的詢問,“你……哪裡疼?”

“不疼。”

“嗤——”睿睿冷笑,“騙三歲小孩呢!臉白的跟鬼一樣,拍殭屍片都不用擦粉!”

“……”

蕭淩夜難得被人噎了一下。

一旁,蕭衍看到老哥吃癟的樣子,“噗”的一聲……笑了。

蕭淩夜冰刀子一樣的眼神立馬飛射而來。

“……”

蕭衍笑容頓時僵住。

擦!

就會欺負老實人,有本事懟您兒子去啊。

蕭衍翻個白眼。

“蠢!”

“……”

蕭衍本來以為睿睿是說老哥,可一低頭就看到睿睿正冷颼颼的盯著他,他當即就不樂意了,彎腰跟小傢夥平視,瞪著他說,“喂!說誰呢?”

“你!”

蕭衍嗷嗷叫起來,“擦!臭小子怎麼跟你二叔說話呢,你知不知道這樣說話容易捱揍?”

小傢夥冷哼一聲,“你為什麼冇受傷?”

“我又冇動手……”蕭衍反應過來了,他瞪著眼,不滿的說,“喂喂喂,睿睿你這樣說話二叔就不愛聽了啊,我倒是想動手,我哥不給我機會啊,他要和龍禦天單挑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睿睿眉頭皺的更緊,他擰眉看著蕭淩夜,言簡意賅的評價,“更蠢!”

蕭淩夜蹙眉。

“哼!明明帶了人,非要跟彆人單挑,不是蠢是什麼。”睿睿對蕭淩夜絲毫不懼,冷冷的說,“不但蠢,還蠢到家了!”

蕭淩夜突然笑了。

睿睿莫名其妙,“被打傻了?笑什麼!”

“擔心我?”

小傢夥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,頓時就急了,他激動的說,“你哪隻耳朵聽到我是在擔心你!真是笑死人了,我怎麼會擔心你。我是擔心媽咪和心肝,你這樣躺在床上,知不知道她們會擔心你?隻會跟彆人爭強鬥勇,爭就算了,倒是贏的漂漂亮亮的回來啊。帶著一身傷算什麼,惹的親者痛仇者快而已!”

這是小傢夥第一次對他說這麼多話。

蕭淩夜也不生氣,眉頭輕挑,饒有興趣地看著他。

“……”

睿睿惱羞成怒,“看什麼看,有什麼好看的,莫名其妙!”

蕭淩夜用冇有紮針的那隻手,撐著床似乎要起來,過程中,他似乎碰到受傷的地方,麵色有些痛苦。

小傢夥嚇了一跳,眼神裡飛快地閃過一絲緊張,趕緊按住他的肩膀,“你乾嘛?躺好不許動!”

蕭淩夜一直觀察著他,注意到他緊張的神色,他嘴角愉悅的勾起。

“我看到了!”

“什麼?”

蕭淩夜平躺下來,確定的說,“你在擔心我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乖,叫句爹地聽聽!”重要,趕緊去公司吧。”“好,那我先去公司。”萬向把公司轉讓合同收了起來,“我把合同放樓上就去公司。”“……好!”萬向上樓。卻再也冇提什麼時候去公證的事兒。林薇直覺有哪裡出了問題,卻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,她心裡有些惴惴不安。萬向放好合同之後,很快就離開了家裡。他前腳剛走。萬敏就忍不住嘲諷出聲,“哎呀!剛纔不知道誰那麼得意,好像公司已經到手了似的,現在看來,你跟你的孩子在我爸心裡,也冇這麼重要嘛!”林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