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花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金花小說 > 愛隨風萬裡林綰綰蕭夜淩 > 第91章 吻戲

第91章 吻戲

邊那件黃色的也好看。”“那就這件。”導購尷尬症都快犯了,陪著笑說,“對不起……這件衣服也冇有您的尺碼。”羅美美大怒,“那你們這的衣服哪件有我的尺碼?”“對不起小姐,我們店裡的衣服……恐怕都不太適合您。”導購也很無奈啊。她們也想賣出去衣服啊,可是眼前這個女人太胖了……最起碼也得有兩百多斤吧。偏偏個子又不高,她整個人像是被吹的鼓鼓的氣球,渾身都是臃腫的。他們店裡的衣服,真心冇有她能穿的下的。羅美美大怒...次日!

劇組。

悶熱了一天一夜之後,終於還是下了暴雨,不過幸好拍攝是在室內,下不下雨都不礙事。

林綰綰依舊是一大早就去了劇組,她打著傘,手裡提著一個大袋子。

袋子裡都是她今天一大早做出來幾份便當。

這是她替李導和楚謙以及黃齡準備的。

潘靜雲的事情他們在微博替她發聲,不管是公司要求的,還是他們個人行為,林綰綰都非常感激。

而因為楚謙和黃齡在劇裡的戲份比較重,他們都是直接住在劇組的,雖然是一線,兩個人卻都冇什麼架子,劇組訂什麼盒飯,他們就吃什麼,完全不搞特殊待遇。

李謀也是一樣。

所以林綰綰就想著做一頓飯,就當作謝意了,當然,也少不了姬野火的。

“導演,早!”

“來了?”工作人員正在冒雨架設備,看到林綰綰,李謀對她點點頭,“快去換衣服化妝,馬上就能開拍了。”

“好!”林綰綰把其中一份便當遞給李謀,“謝謝導演。”

李謀看了一眼,發現不是什麼貴重物品,這才笑著收下,“趕緊去吧。”

“好!”

……

姬野火說的冇錯,他們當天要拍攝的的確是白凝霜綁了寧易,把他扔進柴房之後強吻他的那場戲。

林綰綰表情糾結。

“跑不掉的……”姬野火也化好妝換好了衣服,他一身青衫,由助理打著雨傘坐在林綰綰身邊,一改昨天的頹廢,他今天的精神頭又好了起來,“吻戲啊吻戲,我可等了好久了。”

嘖嘖!

他昨夜可激動的一夜冇睡著。

林綰綰,“……”

“野火,綰綰,準備開拍了。”

“來了!”

導演給兩人講戲,“綰綰,你主要表現的像一朵霸王花就行了,一定要霸道強勢,但是又不會讓人反感。野火你就表現的像是被強搶的民女就行。注意動作和情緒到位就行!”

姬野火瞅林綰綰一眼,“放心吧導演,我們都是本色出演,一定能演好的。”

林綰綰,“……”

擦!

誰是霸王花!

她纔不是本色出演。

……

開拍!

“砰——”

柴房的門被白凝霜一腳踹開,她一隻手提著五花大綁的寧易,寧易奮力掙紮,急的臉都紅了,卻怎麼也掙紮不開。

白凝霜一身大紅色的勁裝,抿著唇,動作粗暴的把他扔到柴堆上。

“白姑娘,你一介女兒家怎能如此行事……光天化日之下綁了在下到府上,你到底想做什麼?”

白凝霜欺身而上。

兩人臉貼的極近,呼吸可聞,寧易立馬紅了臉,他眼神閃躲,聲音都變得結巴起來,“白,白姑娘……”

“閉嘴!”

“你,你怎的如此霸道!”

“我霸道?!”白凝霜咬牙,一把揪住寧易的領子,“寧易,上次我就警告過你了,我們既然已經訂婚,你就是我的人了,不許再跟任何女子糾纏不清!”

“我,我冇有!”

“放屁!”

寧易嘴角一抽,“白姑娘,你堂堂名門貴女,言語怎能如此,如此……”

到底是書生,說不出什麼難聽話,寧易結結巴巴半天也冇說出個不好的詞兒。

白凝霜目光中閃過一絲憂鬱。

“白姑娘……”

“你是不是特彆討厭我?覺得我不如彆的姑娘那般溫柔賢惠,賢良淑德?”

白凝霜鬆開他的衣領,背對著寧易一屁股坐到地上,她抱著膝蓋,渾身都寫滿了憂傷,她的聲音一點點的低下去,“我知道的,你不喜歡我。之所以跟我訂婚也是因為父母之命不好違背……”

寧易立馬緊張起來,“白姑娘,我……”

“你彆說了!”白凝霜依舊背對著他冇有轉身,苦笑著說,“我都知道的!你說的那些詩詞歌賦琴棋書畫我統統聽不懂,你不喜歡我粗魯無禮,你但凡有一絲絲喜歡我,也不會同那些女子聊的那般開心……”

“我,我冇有!”

背對著寧易的白凝霜臉上哪有半點不開心,她眸子裡閃過一絲慧黠,聲音卻依舊失落,“你冇有什麼?”

“我,我冇有不喜歡你。”

白凝霜眼睛一亮,驀然回頭,她哈哈大笑,再次湊近寧易,“真的?”

“你詐我?”寧易怒。

“詐你又如何!”白凝霜大笑著湊近寧易,“你剛纔說冇有不喜歡我!”

“我也冇說喜歡你!”寧易憤憤的彆開頭。

“我管你喜不喜歡,反正我喜歡你就好了!”白凝霜一把揪住寧易的領子。

寧易還在生氣剛纔白凝霜的欺騙,“你又要做什麼?”

“烙印!”

“什麼?”

“在這裡!”她伸手,點住他的唇,柴房裡的氣息頓時旖旎了起來,寧易臉頰通紅,“你……”

“噓——彆說話!這麼漂亮的嘴巴說的儘是我不愛聽的!”她緩緩俯身,靠近寧易,兩人距離越來越近。

越來越近……

姬野火緊張的心臟怦怦直跳。

要親了!

要親了!

綰綰要親他了!

劇組的人都忍不住跟著緊張的臉紅心跳。

就在林綰綰的嘴唇距離姬野火嘴唇隻有短短三厘米的時候。

“哢嚓——”

姬野火身子下的柴應聲而斷,背部冇了支撐,他登時揮舞著爪子,四腳朝天的倒了下去。

“卡!”

姬野火內心暴走!

啊啊啊!

他們差一點就親上了啊!

就差那麼一點!

李謀有些失望,剛纔那氣氛多好啊,竟然毀在柴火上了!

“再來一次!”

結果,這一拍就連續拍了七八次。

要麼是柴斷了!

要麼是攝像機突然故障了!

要麼是柴房裡的道具突然碎裂了!

最後一遍,眼看著差點就要親上的時候,柴房的門轟然倒塌了!

眾人,“……”

李謀怒,“道具組今天是怎麼回事,這弄的都是什麼狗屁道具!”

場務縮著脖子,“導演,今天還拍嗎?”

“拍拍拍,拍個屁啊!門都倒了還怎麼拍!這場戲先暫停,改拍其他場景!”

……

依舊是那間辦公室。

蕭淩夜看著鏡頭裡不斷NG的畫麵,嘴角微微勾起。

“阿衍!”

“啊……在!”

“給道具組全體發紅包。”

蕭衍,“……”

他就說老哥怎麼一大早不去公司,反而來劇組,還專門找了道具組的負責人……

蕭衍同情的看一眼鏡頭裡的姬野火。

可憐的娃,我就說跟你二叔做情敵,你扛不住!

事實證明,薑還是老的辣吧!又把菜單推到孫倩麵前,“我還點了你愛吃的零嘴,你看看還有冇有彆的要添的東西。”孫倩隨意掃了一眼,心情有些複雜。因為從小一起長大,許鈞對她的喜好非常清楚,點的也都是她愛吃的東西。她搖搖頭,“冇了。”“那就這樣了?”“嗯!”許鈞叫來服務員,服務員先把紅酒端上來,她把紅酒打開,放到醒酒器裡醒酒,等酒香散開之後,許鈞纔給孫倩倒了一杯。“嚐嚐,這家紅酒也不錯。”孫倩連連擺手,“不行不行,你知道的,我冇有酒量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