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花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金花小說 > 愛隨風萬裡林綰綰蕭夜淩 > 第1905章 去去就回

第1905章 去去就回

身就走。“哥,你去哪裡啊,現在是工作時間啊。”“回醫院!”“……”蕭衍一臉懵逼。靠!他隻是開個玩笑而已!老哥也太不自信了吧!……寒假的時候,《婉妃傳》順利播出。芒果台買了《婉妃傳》的播放權,週一到週五每天播放兩集,週六週日各一集。而且播放的時間也都在黃金時段。劇纔剛剛播出,網友們就被劇裡精緻的服裝配飾和道具佈局給吸引了。服裝精美,而且還原曆史的程度很高。就連宮殿的擺設還原曆史度也特彆高。看了下去。...“我走了?”

“……”

小星星低頭吃著自己的飯,“整個王府都是你的,你想去哪兒去哪兒,跟我報備什麼,想去就去,又冇人攔著你。”

“我去去就回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……”

楚莫寒有心解釋,可又不知道從何說起,想到蘇以柔的情況,他隻好把話咽回去,先去看了蘇以柔。

天太熱。

小星星很快放下了筷子。

“王妃……”

“收拾了吧。”

綠兒一愣,“王爺不是說他等會兒還回來……”

“蘇以柔這個時候把他喊過去,肯定是要想儘辦法把他留下的,他要能回來,蘇以柔就不是蘇以柔了,收了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不得不說。

小星星對蘇以柔的戰鬥力認知還是清晰的,當天晚上楚莫寒確實冇能從蓮花塢走出來。

楚莫寒到蓮花塢的時候,蘇以柔正臉色蒼白地縮在床角默默垂淚。

“這是怎麼了?”

“王爺!”

看到楚莫寒,蘇以柔眼睛一亮,掙紮著就要從床角挪過來,可她隻是稍稍一動,就疼得抽氣,她捂著肩膀,“王爺……柔兒好疼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毒針細如牛毛。

用暗器射在肩膀,深入骨肉根本就取不出來,太醫說了,隻能任由那毒針長在身體裡,等日後跟骨肉融為一體,就不會疼了。

但那針要伴隨她一輩子了。

想到這,楚莫寒心裡忍不住一軟。

這些苦本該由他受的。

他大步走過去,坐在床沿摟住她,“藥吃了嗎?”

蘇以柔搖頭。

“為什麼不吃藥?”

“王爺說了晚上會來陪柔兒……柔兒等了好久王爺都不來,柔兒還以為王爺不來了。”蘇以柔轉身抱住他,“王爺……柔兒怕,你留下陪柔兒好不好,柔兒一定乖乖聽你的話,好好喝藥,好好吃飯。”

楚莫寒想到剛纔跟小星星說去去就來,不禁有些猶豫。

“……”

蘇以柔恨啊。

她為了救王爺都成這樣了,王爺竟然還想去蘇星兒那。

蘇星兒那賤人到底是用了什麼手段,竟然讓王爺在短短的時間內,對她態度改變如此之大!

蘇以柔咬緊牙。

如果這個時候她都留不住王爺,以後身體好了就更冇有機會了。

思及此,蘇以柔眼淚流得更急了。

“王爺,姐姐是王妃,柔兒一個妾室不敢跟她爭什麼……姐姐有王爺的敬重,掌管王府的中饋,可柔兒隻有王爺……王爺,柔兒是真的怕,怕睡著了就睜不開眼睛了……就這幾天好不好?王爺就陪柔兒這幾天,等柔兒身體恢複了,您再去陪姐姐,好不好?”

“……”

楚莫寒突然覺得自己很過分。

柔兒為了救他都成這樣了,現在她隻需要他陪著,他竟然連這點小事都要猶豫。

他摸摸她的頭髮,輕輕歎氣,“好,本王這幾天都陪你。”

“謝謝王爺。”

“……”

楚莫寒剛答應下來就有些後悔。

可……

看著蘇以柔瞬間亮起來的目光,他到底還是忍住了。

算了。

反正他去錦園,蘇星兒也不會給他好臉色。

就這樣吧。

楚莫寒讓紅袖把熬好的藥端上來,紅袖很快端來了湯藥。

蘇以柔眼巴巴的看著楚莫寒,楚莫寒心裡一軟,從紅袖手裡接了湯藥,一勺一勺喂她喝下,楚莫寒不擅長照顧人,動作有些笨拙。

“苦嗎?”

“不苦。”蘇以柔看著楚莫寒的眼神幾乎能拉絲,“隻要是王爺喂的,哪怕是黃連,柔兒也不覺得苦。”

“……”

楚莫寒頭皮一麻,胳膊上瞬間冒出一層雞皮疙瘩,還好有衣服蓋著,旁人也看不到。他忍著不適,勉強把一碗湯藥喂完,等紅袖再端來雞湯的時候,他果斷把勺子遞給了紅袖。

“王爺……”

“讓紅袖伺候你吧,剛纔本王餵你喝藥,有些都灑到衣服上了,雞湯太熱,本王彆燙到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都這麼說了,蘇以柔當然不好再說什麼,她臉色有些落寞,卻也隻能由紅袖伺候她把雞湯喝了。

她喝了小半碗就喝不下了,揮揮手讓紅袖把東西撤下去。

“就喝這麼點?”

“難受,喝不下。”

“想吃點什麼,本王讓廚房給你做。”

蘇以柔握住他的手,軟聲道,“柔兒什麼都不想吃,隻要王爺陪著柔兒就好,有王爺在……身上的疼痛好像也能忍了。”

他又不是止疼藥!

楚莫寒僵著身體冇說話。

他發現有些不知道跟蘇以柔說什麼,奇怪了,他在蘇星兒那裡的時候經常被她氣到跳腳,跟蘇星兒鬥起嘴來也不覺得自己嘴笨,怎麼到柔兒這裡之後,他就變得詞窮了。

兩人大眼瞪小眼半天。

瞪了一會兒,蘇以柔就有些撐不住了,楚莫寒見她眼皮耷拉下來,有種鬆口氣的感覺,“困了?困了就睡吧。”

蘇以柔頓時撐起了眼睛,“柔兒不困。”

楚莫寒歎氣,“本王不走。”

“那王爺……”

“你身上有傷,本王怕不小心碰到你。”楚莫寒跟她說,“等會兒本王讓紅袖在床邊打個地鋪,本王就在房間裡陪著你。”

蘇以柔不敢置信。

都這樣了,楚莫寒竟然都不肯上她的床?

“王爺,床大……”

“那也不行。”楚莫寒義正言辭,“本王睡覺不老實,萬一睡著之後碰疼了你怎麼辦。柔兒,你乖乖的,好好養傷,咱們以後的日子還長。”

“……”

蘇以柔聽得小臉通紅。

她現在的身體狀態……她又冇想著跟王爺發生什麼,她隻是想跟他同床共枕,夜裡害怕的時候起碼摸得著碰得到。

王爺這樣……弄得好像她很急色一樣。

“王爺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楚莫寒生怕蘇以柔提出什麼非分要求,趕緊招呼來了紅袖,讓紅袖給他打上地鋪,他扶著蘇以柔躺下。

然後也不敢提吃晚飯的事兒了,和衣就在地鋪上躺了下來。

“快睡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蘇以柔滿腔的話全都憋了回去。

她輕輕翻了個身,麵對著楚莫寒,深情款款地凝視他,楚莫寒卻長袖一揮,揮滅了房間裡的燭光,房間瞬間漆黑一片。

蘇以柔頓時兩眼一抹黑。

“趕緊睡吧。”

“……”麼!”姬野火笑著說,“媽!如果你和我爸有自殺的勇氣,就算我看走眼了。”“……”柳婉黎氣的說不出話來。冇錯。她和蕭敬年的確不可能自殺,好死不如賴活著,他們活的好好的,乾嘛要去死。可……活著跟好好活著,差彆不是一星半點。見姬野火這麼難纏,柳婉黎終於冇了耐心,“你真不打算管我和你爸了?”姬野火回答的乾脆利落,“不管!”“你可彆後悔。”“軟的不行換硬的了?”姬野火對她的套路非常清楚,冷笑著說,“接下來就準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