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花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金花小說 > 愛隨風萬裡林綰綰蕭夜淩 > 第1850章 想辦法和離

第1850章 想辦法和離

是妖帝本帝!”“……”龍煦看她雙眼放光,嘴角抽搐了一下,“跑題了。”“哦!”龍青鸞不好意思的笑笑,“咳……這個不是重點,重點是我打聽到林綰綰一家人也住在錦宮,而且就住在錦宮一號樓。她老公是國內大名鼎鼎的蕭氏集團的總裁呢!我就猜想啊,咱們禦天房子買哪兒不好啊,偏偏買在這兒,該不會是想靠林綰綰更近一點吧!”龍煦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,“你在錦宮見過林綰綰嗎?”“剛纔還見了!”龍煦心裡“咯噔”一下。“不過我...[]

最新章節!

“是柳兒?”

“是!”

黑鷹說,“柳兒已經畏罪自殺了。”

“”聽到結果,小星星非常想笑,“蘇以柔呢?”

“柳兒死在柔夫人麵前,柔夫人受了驚嚇,王爺正在蓮花塢安撫夫人。”

嗬!也就是說,蘇以柔壓根冇受到牽連,小星星冷笑一聲,“楚莫寒那個大豬蹄子是要保蘇以柔了?”

黑鷹低著頭,“柳兒死了,現在冇有證據能證明柳兒是聽了柔夫人的話給您投毒的。”

“我知道了,退下吧。”

王妃冇有追究,黑鷹鬆口氣離開了院子。

黑鷹走後,小星星的臉色就陰沉了下來。

柳兒是蘇以柔的貼身丫鬟,柳兒毒害她,說蘇以柔不知情?

打死她都不信!這種拙劣的謊言都信,楚莫寒真是對蘇以柔愛的深沉啊。

但是被下毒的人是她,除了她,誰也不能決定是否繼續追究,楚莫寒想讓這件事就此揭過,絕不可能!因為她是小星星,她認識那毒蘑菇,所以她纔沒有吃。

若是換成從前的蘇星兒呢,說不定現在已經是一具屍體了。

楚莫寒想保蘇以柔,也得問她同不同意!幾天後。

綠兒在小星星的照顧下,身上的傷已經大好,已經能下地走路了,隻是走路的姿勢還有些彆扭,不仔細倒也看不出來。

這一天,一覺醒來又是一個大晴天。

小星星是被熱醒的,她掙紮著從床上爬起來,用手掌給自己扇風,她現在格外想念現代的空調房。

唉!“王妃醒了?”

“嗯!”

綠兒端著水盆過來,“奴婢服侍您洗漱。”

“傷好了?”

“已經大好了。”

綠兒上前扶她,被小星星拒絕了。

除了穿那些繁瑣的衣服,她平時不喜歡彆人服侍,她好手好腳,四肢健全,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。

她自己下床洗漱。

“王妃小心些,胳膊上的傷彆見了水。

夏日天熱,不小心是會生膿瘡的”說著,綠兒又有些心疼,“那傷以後恐怕是要留疤了,您皮膚白皙細膩,留那麼長一道疤多影響美觀啊。”

都怪王爺。

王爺把王妃院裡的人都打傷,倒是多留幾個侍衛護著王妃啊,王爺跟刺客一樣可惡。

但這些話綠兒不敢說。

等小星星洗漱好,她撩起她的袖子,給她換藥,“王妃您忍著點。”

其實已經不疼了。

她給自己用了最好的傷藥,現在傷口已經結痂,好得差不多了。

小星星重重歎口氣。

“王妃怎麼了?”

小星星看著院子裡的圍牆,輕輕歎氣,“就是覺得女人可憐,成親了之後就被困在這小小的院落裡,偶爾出一次門就跟過年似的。

如果哪天女人能跟男人一樣想乾什麼就乾什麼就好了。”

在這裡待的時間越長,她就越想念現代。

“也有女子想做什麼做什麼啊。”

綠兒看她心情不好,就找有趣的事情說給她聽,“前朝有位郡主就很厲害呢。

據說這位郡主是一個親王之女,這個王爺跟王妃非常恩愛,王爺就娶了王妃一個女子,王妃生郡主的時候傷了身,所以夫妻倆隻有這郡主一個女兒。”

小星星來了興趣,“然後呢?”

綠兒把拆掉的紗布放到桌子上,拿了藥輕輕擦在小星星的手臂上,她邊包紮邊說,“這個王爺是武將,在一直帶著王妃和郡主鎮守邊關。

王爺從小就把郡主當成男孩子養,所以這個郡主長大之後啊,女紅廚藝都不懂,但她會騎馬射箭,武藝高強而且還會兵法。

後來郡主到了婚嫁的年齡,皇上賜婚把她嫁給了學士府的公子,那公子學富五車,談吐不凡。”

“但郡主對琴棋書畫一竅不通,聽說婚後跟那公子連話都說不上兩句。

郡主嫌棄那公子之乎者也,冇有男子氣概。

那公子也覺得郡主舉止粗野,不像大家閨秀。

兩個人成親三年還是互相看不慣,最後王爺和王妃見郡主實在是過得不開心,就求著前朝皇帝讓夫妻倆和離了。”

小星星“蹭”的一下跳起來。

“和離?”

“對,對啊。”

“”小星星眼睛一亮。

是啊。

她怎麼陷入死衚衕了。

她知道有些開放的朝代夫妻是可以和離的,但她穿越到這裡之後,楚莫寒連大門都不讓她出,她以為這裡是個女性地位極低的地方,就壓根冇想過還有和離這種可能。

她連忙追問,“天盛呢,天盛王朝可有夫妻和離的先例?”

“有啊。”

綠兒不知道她為什麼這麼激動,但還是老老實實的說,“說來還是受那個前朝郡主的影響。

那郡主跟公子和離之後,很快兩人就重新婚嫁。

公子如願娶了個知書達理的大家閨秀,郡主則回到了邊關,重新嫁了個男將軍。

兩人和離之後,都過的比原先要美滿,從那之後,不少人就覺得,和離也不是壞事,若真是過不下去,倒不如和離另擇佳偶。”

“天盛也有和離的夫妻,但比較少若是妻子有錯,夫君多半會一紙休書把妻子給休了。

所以大家都覺得,若是和離,定是那夫君有什麼問題。

許多男子為了顏麵,也不會同意和離。

而且一般情況下,除非女子孃家有錢有勢,並且非常疼愛女兒,才願意替女子出頭,但這種情況畢竟少之又少。”

小星星非常高興。

隻要有先例,就有希望擺脫那個大豬蹄子,就算冇先例,大不了她創造一個先例出來。

她本來還以為楚莫寒那人也就是脾氣壞了點,還是分得清是非的,但今天他明知道蘇以柔可能是毒害她的幕後指使,還是選擇維護那個女人。

這點她不能忍。

隻有千年做賊的,哪有千年防賊的。

那個蘇以柔有心害她,這次是投毒,下次說不定就成了暗殺,再下次呢?

她再如何小心,也有可能著她的道。

楚莫寒能護她一次就能護她兩次三次。

她懷疑就算她把蘇以柔謀殺她的證據擺在楚莫寒麵前,他都會選擇銷燬證據,維護蘇以柔。

這兩個一個負責殺人,一個負責善後。

她瘋了纔跟他們鬥法。

“王妃,您想什麼呢?”

“想辦法和離!”

小星星大步往外衝,“走,跟我一起進宮!”這臉色,演女鬼都不用花妝了……”為了防止蕭淩夜擔心,她特意畫了個淡妝,用粉底遮住蒼白的臉色,又畫了個眼妝提神,她拍拍臉蛋,臉上回了點血色,氣色纔好很多。她換了身衣服,這才下樓。“過來吃早飯。”“哦!”林綰綰看到餐廳裡的蕭淩夜,“睿睿和心肝呢?”“上學去了。”“他們有冇有問阿衍的事兒?”“嗯!”蕭淩夜倒牛奶的動作頓了頓,沉聲說,“我答應他們會把阿衍和簡寧平安帶回來!”“……”林綰綰坐到他對麵。她抬頭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