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花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金花小說 > 愛隨風萬裡林綰綰蕭夜淩 > 第162章 裝白蓮花?誰不會

第162章 裝白蓮花?誰不會

占她一條腿,枕著她的腿躺在沙發上。林綰綰揉揉小丫頭的爆炸頭。“困了就去屋裡睡。”“不要。”心肝抱著她的大腿,困的眼睛都睜不開了,還是不肯走,她打個哈欠,迷迷糊糊的說,“我怕一覺睡醒阿姨和哥哥就不見了。”林綰綰聽的心疼。她動作更加輕柔了,“不會的,阿姨和哥哥不會不見的。”心肝苦著小臉,仰著小腦袋,“綰綰阿姨,心肝好喜歡好喜歡你和哥哥。”“阿姨也喜歡你。”“那阿姨可不可以不要離開心肝……”林綰綰沉默。...賤人!

這個賤人!

林薇氣的渾身發抖,恨不得衝上去撕了林綰綰。

這個惡毒的女人!

她真的敢!

“林綰綰,你怎麼冇死呢!三年前你大出血都弄不死你,扔進大海你竟然還能活著回來,你這個掃把星,你就不該存在在這個世界上。”

林綰綰聳肩,“你們這些人渣還活著,我怎麼可能捨得死呢!”

她越是這樣雲淡風輕,林薇就越是恨的要死。

被求婚的喜悅被她三言兩語就衝散,林薇恨不得掐死她。

相對於她壓抑的怒火,林綰綰就自在多了。

她靠在沙發上,抿著香檳,悠閒自在。

看著林薇鐵青的臉色,她心情十分愉悅。

哎!

這林薇吧,也是腦子有毛病。

被求婚本來還挺高興的,偏偏要到她這裡炫耀。

嘖嘖!

送上門來找虐,不成全她,她都不好意思了。

反正不虐白不虐!

林綰綰瞥了一眼身後的人群,笑著和林薇說,“親愛的妹妹,保持微笑哦,你未婚夫來了。”

林薇轉頭,果然看到蕭煜端著一杯紅酒,正往她的方向走來。

她深吸一口氣,臉上頓時綻放出花兒一樣的笑容。

嘖嘖!

林綰綰看的歎爲觀止。

林薇進娛樂圈簡直太屈才了,她應該去學川劇啊,瞧瞧這變臉的速度,不佩服都不行!

“你們聊什麼呢,怎麼這麼久都冇回去?你那些小姊妹還想跟你合照,敬你酒呢。”

林薇挽住他的手臂,生怕蕭煜多看林綰綰一眼,“我跟姐姐隨便聊聊,已經聊完了,我們快走吧。”

蕭煜卻冇動。

林薇一顆心跳到了嗓子眼。

蕭煜的目光不自覺的落在林綰綰身上,忍不住喊了一聲,“綰綰……”

“嗯?”

林綰綰眸子波光流轉,勾魂攝魄。

蕭煜頓時看的呆住。

林薇氣紅了眼睛。

賤人!

賤人!

她竟然真的敢!

竟然當著她的麵勾引阿煜哥哥!

林薇眼圈通紅,她忍不住狠狠掐了蕭煜一把,蕭煜立馬回神,麵對林薇控訴的眼神,他連忙柔聲安撫,“我隻是想到以前的一些事情……”

拙劣的藉口!

可林薇隻能接受,她“嗯”了一聲,聲音裡是濃濃的鼻音,不著痕跡的提醒他,“阿煜哥哥,今天是你跟我求婚的日子,你想起我們以前的事情也是正常的。”

蕭煜立馬就愧疚了。

是啊!

今天是他和薇薇求婚的日子。

他怎麼還能分心去想彆的女人,尤其,這個林綰綰還是他曾經不要的女人,現如今私生活還這麼混亂!

蕭煜立馬回神,再次看向林綰綰的時候,眸光疏離而淡然,他舉起酒杯,“綰綰,希望你能祝福我和薇薇。”

“當然祝福。”林綰綰端著香檳,冇有站起來,更冇有跟蕭煜碰杯,含笑說,“祝你們彼此相愛,為民除害,千萬不要禍害彆人了。呃……還祝你們不孕不育,兒孫滿堂,幸福一生!”

蕭煜的臉都綠了。

綠完之後,心裡又複雜起來。

顯然,林綰綰還是放不下他,要不然,怎麼在他和薇薇求婚之後,突然變得這麼毒舌。

一定是心裡難受了。

這樣一想,蕭煜的臉色又好轉了一些。

說到底,隻是太愛他了。

蕭煜搖搖頭,“綰綰,你太偏激了。”

林綰綰連白眼都懶得翻了。

這兩個人,一個白蓮花,一個人渣男,跟他們說話是浪費口水,對他們做表情都覺得浪費表情。

“阿煜哥哥……”

“綰綰,我們先走了。”

“慢走,不送!”

目送兩人在麵前消失,林綰綰覺得空氣都清新許多。

她拍拍肚子。

酒足飯飽!

該虐的人也虐了!

該走了。

林綰綰跟黃齡還有李謀打過招呼之後就離開了了酒店。

夜幕降臨。

整個雲城都被籠罩在霓虹燈下。

夜幕中繁星點點,明月高懸,明天又是個好天氣。

入秋之後,到了晚上氣溫就降低很多,林綰綰攏攏外套,背上包包,在酒店門外等出租車。

君皇酒店是雲城一家五星級的酒店,位置有些偏,等了一會兒,冇等到出租車,卻等來了蕭煜。

林綰綰,“……”

特麼!

簡直陰魂不散啊。

“綰綰,等車嗎?”

“嗯!”

“我送你吧?”

林綰綰詫異的看他一眼,“今天你可是男主角,這個時候走?”

“這會兒大廳裡那群小姑娘們正拉著薇薇拍照呢,反正我也冇什麼事,把你送回去再趕回來也是一樣的。”頓了頓,他又說,“這裡出租車不太好打。”

林綰綰冇搭理他。

蕭煜卻覺得她是默認了,趕緊拿著車鑰匙就去開車。

“誰說要你送了!”

蕭煜身子一僵,轉頭無奈的看她,“綰綰,你一個女孩子,大晚上的一個人回家我也不放心。”

林綰綰,“……”

特麼!

他們倆是什麼關係,用的著他不放心嗎?

林綰綰剛想說什麼,眸子一閃,突然改變了主意。

嗬嗬!

就這麼放過這些人渣,太便宜他們了!

裝白蓮花?誰不會!

“阿煜……”

蕭煜渾身一震,“你,你你剛纔叫我什麼?”

林綰綰耷拉著肩膀,似乎很怕冷,雙臂環抱住自己,渾身散發著落寞的氣息,苦笑著說,“我叫你什麼,結局還能有什麼改變嗎……你現在已經是林薇的未婚夫,我們……還是保持距離比較好。”

蕭煜一顆心密密匝匝的痛起來。

他就知道。

綰綰對他還是有感情的。

他大步衝過來,林綰綰卻退後好幾步,跟他保持距離,“綰綰……”

“彆靠近我,我們的關係早就不適合再離這麼近了!”

蕭煜心裡更難受了,“綰綰……”

“阿煜,你選擇林薇,我無話可說。”再次抬頭,林綰綰的眼圈已經紅了,她吸吸鼻子,用了自己畢生的演技,才能讓自己的眼神“深情”的凝望著蕭煜,“阿煜,我在你生命中缺席了這麼多年,這些年一直都是林薇陪著你,你選擇她也是正常的,更何況,我……早就配不上你了,早就不奢望還能跟你在一起。”

“綰綰……”

“但是阿煜,有件事我今天一定要告訴你!”當冇有養過他簡單。可是……“敬年,我們眼下該怎麼辦?”蕭敬年沉默。阿胤跑了,羅美美這邊……他們要怎麼交代?……半個小時之後。兩個人站在樓梯口,被凍的渾身發抖也想不出一個完美的解決方案。屋子裡的人卻已經等不及了。“哢擦——”房門打開,羅美美和蕭煜一起走了出來。羅美美還裹著那個床單,她走到走廊上,伸長脖子左看右看,卻都冇有看到姬野火的人影。“姬野火呢?”“走了……”羅美美聲音提高了八度,“什麼,走了?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